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十月 我流離失所的生活

這個月,按理來說,應該是一個金色的盛秋。但今年卻不同於往年,今年的冬天來得格外迅速,一夜間,便可以感覺到溫度的巨變。早上剛起來,便結結實實地吸了一口寒氣。此時,我喜歡把身子縮成一團,被子如同餃子似的包著我,溫度霎時升高了不少,但當我雙腳發麻時,被子的死角給了我一個字——冷。
  
  晚上,做完了作業沒事幹,便走下樓,去大街上漫無目的地遊蕩,這個月,頭腦格外昏沉,如一個怎麼也睡不醒的孩子。嘟著嘴,倔強地不肯轉動。每一次上課總能走神,被老師知道後,我還寫了1000字的檢討,鬱悶地有時還不知道是幾號。
  
  十月,我流離失所的生活。我漫步走在街上,手機上掛的QQ叫了起來。還沒睡啊?這種問候好久沒聽到了,我仿佛抓住了救命草似得拼命爬。嗯,我回了過去。低頭看看手錶,正好11點。這時候,這個小鎮已完全入睡了,只有偶過的匆匆行人,但也沒有打擾到這夜的寧靜。我還在趕稿子呢。我笑了笑,想像著闌珊的燈火下那個獨自為枕的背影。我說你真認真啊。她好久才回信道,你這孩子又在感傷了吧,我驚愕。嘿嘿,我一看你的文字就知道,你這小p孩,老感傷可不行。說著便發來一大堆笑臉。我兇狠狠地回道,你想讓我的手機卡到死機麼,那明天早上你就見不到我了。發完後,自己笑了起來,大聲得讓路人都投來了驚異的目光。
  
  笑夠了,我抬頭望著天空,看著從罅隙中透過的光,一點一點泛著蒼白的色彩,那一張巨大的黑網使我想回到溫暖的被窩中,我忽然發現,我的靈感思死了,以前晚上都可以寫許許多多的文字,可現在我什麼也寫不出來,發生了性質地改變。雲漸漸淡了,迷離在冥界的邊緣,心忽然很痛,回憶一下,又不知為何而痛。這種三點一線的生活使我幾近於崩潰的邊緣,我還想著有一天見到馬克思時說什麼,我並不是一個愛空想的孩子,但至少可以打發時間,這也是我找出的唯一優點。風一點點浸潤大腦,寒冷灌穿我的心,好冷,我打了個哆嗦,自嘲地笑了笑。
  
  看完她的文章,我就回了兩個字,迷茫。第一次覺得她的文章如此飄渺,如夢一般,她也會了兩個字,瘋了。是啊。我徹底瘋了,邏輯的思維離我遠去。我呼吸有點困難。風兒肆虐地吹起我的衣服,我想我該回去了,再一次看了眼被霓虹燈染色的城市,緩緩往回走。
  
  明天,又有三點一線的生活了。
  
  明天,又有枯竭的靈感了。
  
  十月,真是我流離失所的生活。
  
  附:深秋幻曲
  
  初冬未至寒雪飄
  
  枯枝落葉齊紛飛
  
  孤燈秋水獨難覺
  
  長歎物逝人具非
  
  狂想曲
  
  雨後緣溪青立陰
  
  矯首仰望天未晴
  
  任時消逝餘待靜
  
  幽幽夜幕綴滿星
  
早晨,習慣再鬧鐘還沒唱歌之前便醒來,我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個習慣的。可能是由於小時候被鬧鈴嚇得掉下床的歷史吧!拉開窗簾,看著窗中的水氣,脖子往被窩中縮了縮。冬天已經抹殺了秋天,這幾天早已不屬於秋天了,冬天的召喚者在空氣中如猛虎一般在咆哮著。我瞪著兩只大大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窗外。
  
  上學路上,天空中太陽仍未升起,雲朵堆積成了一塊一塊,在天空中的裂縫中有點點光芒浸撒出來,但我肯定,那絕對不是陽光,倒像是昨晚有月亮的印記。捷安特被我踩得飛快,身邊的景一晃而過。想起許嵩的那首看不見的風景,我突然想笑。
  
  到了學校的門口,覺得那像一把巨大的鎖,是外界與之隔絕,我的心就像一點點沉淪到深淵的迷童,麻木地走著,忘記了防備,明明知道前方是懸崖也要硬往下跳,我說,不在沉默中爆發,就在沉默中滅亡吧。
  
  早操時間,在操場上的我們又一次感覺到了寒冷,但是還好,陽關盡情地散發著光芒,撫慰了心靈,以至於它不盡快地凍結。隨著旋律,我們毫無表情地揮動著肢體。在那一刻,我覺得它們不屬於我。
  
  這幾天,我容易生氣。她總是這個月我肯定受到刺激了。我總是惡狠狠地回,少胡說。現在我不由得也這麼認為起來:一道數學題不會,我的三本本子作為了犧牲品;自己打球不好,便會用力地摔拍子,嘟著嘴,一副我是老大我怕誰的樣子,一言不發地走了。有一次,出去玩,朋友都說這個月我像老虎一樣,我直勾勾地盯著手機屏,看著安妮寶貝的小說,仿佛自己是空氣一般。
  
  有一次,我問她,如果我有一天向你發火了,你會怎麼樣。她過了好久,才回到,你是你,總有自己的喜怒哀樂,以前你總把自己的傷口埋得很深,早晚都有發洩的時候。她既沒有說會怎麼樣,也沒有說解決的方法,我揣摩了很久,就這樣吧。剛想下,她又發來一句:我會陪你的。我一看,差點哭出來。想和同學分享一下,但又想到我們班八卦傳得向來迅速。沒有的事也說得像真的一樣,到時候就得向親愛的毛主席敬禮了,搞不好還不一定能回來,只得做罷。
  
  過了幾天,我忍不住問她,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。本來滿懷期待地等著回答。可是她發回的一句話大煞風景,我只是把你當成我的寵物了啊,它不開心,不是要給根骨頭嗎?暈死......我為此傷心了好幾天,嗚嗚,竟拿我與狗比,不是一個性質嘛。
  
  但從那天起,靈感與我在此重合,我又變得多愁善感起來了。在夜晚,又有大量的文字可以陪伴我,度過寂寞。從指間流淌出來的文字,使我有一種莫名的溫度。
  
  我想,這種生活可以結束了吧。
  
  (春水潺潺過萬山
  
  夏江急穿萬間隙
  
  秋河難覺哀聲墓
  
  東海飛鳥未至息)
返回列表